凌晨乘(客)酒后跳车受重(伤)司(机)被控(犯)罪 法(院):无(罪)!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95297

寄生虫代做排名【+Q40814138】出售寄生虫程序【+Q40814138】✅【寄生虫接单】✅寄生虫代做✅██▓信誉100%专业100%选择我们长期合作共赢!

凌晨乘(客)酒后跳车受重(伤)司(机)被控(犯)罪 法(院):无(罪)!

  乘客酒(后)(跳)(车)受重伤 (司)(机)被控犯(罪) 法院:无罪!

  (凌)晨2点多,两名男(子)(饮)酒(后)(打)车,因(为)(车)资问题和的士司机发生争执。不料,在车(辆)(行)驶途中,其中(一)男子竟然(从)后座车窗(直)接(跳)车,结果摔成重伤二(级)。事后,检方以(司)机(涉)嫌构成过失(致)人重伤罪提(起)公诉。(记)者近(日)获(悉),(本)案经(广)州市白云区(法)院(审)理(后),一(审)(判)决司机无罪。(检)方不服,提(起)(抗)诉。(广)州中院二审后(维)(持)(司)机无罪判决。

  文/广(州)日报(全)媒体记(者)章程 通讯员云法(宣)

  基本案情:

  醉酒打车(后)跳车摔伤

  2016年7(月)20(日)2时28分,在(越)秀区沿(江)东路刚刚喝(完)酒的(邓)某和朋友陈某,(上)了(一)部出租车,目的地是白(云)区江(夏)牌坊。到(达)目(的)地后,出租车(司)(机)李某提(出)全程车(资)为51元。但邓某和陈某却表示车资太(高)了,认为平(时)打车过来(最)多十(几)(元),(而)且(司)机并(没)(有)将(他)们搭载(到)(江)夏(牌)(坊),(于)是拒绝支付车(资)并下车(打)算离开。(收)不到车资的(司)机李某立即下车阻拦(两)(人),并拨(打)“110”(报)警。

  在三人等待(警)(察)到来(的)过程中,司机(李)某(表)示(已)将(两)人载到江夏牌(坊),但醉(酒)的邓某和陈某(却)(表)示此处并非江夏牌坊,而且司机兜了路,要到目的地后才给钱,并强行坐(上)出租车(后)座。李(某)(表)示:“送你回始(发)地不要钱”。

  车(辆)在(途)经广(云)路(与)黄(石)东路交界口(时),邓某突(然)要求下(车)(并)(拉)开其座位旁的(右)后(方)车门,被(陈)某(阻)(止),(李)某遂(锁)上车门总控装置(后)(继)续行驶。

  (其)(后),(李)(某)继续驾(车)通过黄石东路(交)(通)岗驶入云(城)西路,邓某(再)(次)(要)求(下)车,(李)某没(有)(理)(睬)继续行驶。当车辆(行)驶临近至(前)面一个(交)(通)灯时,邓某(突)然从(车)右后门(打)开的车(窗)处(跳)出(车)(外),陈某(发)现后要求李某停车。李某(驾)车继(续)行(驶)几百米(后)停下车,让陈某(下)车,(之)后驾车离开。

  (经)鉴定,邓某跳车(后)(导)致的损伤程度属重伤二级。(次)日,李某(接)到交(警)(部)(门)通(知)(后)自行到案接受(处)(理)。对(此),白云区检察院(指)(控)认为,司机李某的行(为)(应)以过(失)致(人)重(伤)罪(追)究其(刑)事(责)(任),(提)请(法)院(依)法(判)(处)。(李)某说:“我并不知(道)邓某(跳)车了,(是)(另)一名乘客告(诉)(我)(才)知道,知道(后)(没)有马(上)停(车)处理是因(为)怕(停)(车)后,(两)名乘(客)一起打我,(于)是便行(驶)一段路(后)停车。他们态度(很)(恶)劣,还(喝)(了)(酒)……”

  法院裁判:司机(无)罪

  (白)云法院经审理(认)为,根(据)现有(证)据证实(本)案系因被(害)人邓某拒绝支付车资引(起)的,邓(某)(的)损伤亦是其自行从车后座车(窗)跳出所致,无(证)据证实被告人李某有危险驾驶(或)(违)(反)交(通)(法)规的(行)(为)。

  (被)告人李某主观上不具有过失,客观上(没)(有)(实)施直接(致)被害人受伤(的)(行)为,其驾车行为与邓某的损伤结(果)之(间)不存在刑法上的因果关系,检(方)指(控)李某犯(过)失致人重伤罪不成(立),(故)判(决)(被)(告)人李(某)(无)罪。

  (一)(审)判决后,(检)察院认(为)李某主观(上)具有过失,(且)拒不停车的行为与(被)害人重伤(的)(结)果之(间)具有刑法上的因果关系,对本案提(起)(抗)诉。

  广(州)(中)(院)二审认为,被告人李某在主(观)上(不)具(有)过(失),其客观上也(没)有实施直(接)致被害人受伤的行为,邓某的损(伤)系其自行从(乘)(坐)车辆的后座(车)(窗)跳出所致,李某拒不停车的(行)为与被(害)(人)邓某(的)损伤(结)果之间不存(在)法律上的(因)果(关)(系)。故原(审)判(决)认定的事实清楚,(证)据(确)实充分,(适)用法律(准)确,(审)判程(序)合法。抗诉机(关)提出的抗诉理由(据)理不足,法院不予采纳。故裁(定)驳(回)(抗)诉,(维)持原判。

  释疑:为何(司)(机)不(构)(成)犯罪?

  (经)办(法)(官)指(出),本案中,李某(与)邓(某)因车(资)引发纠纷,(在)(邓)(某)多次(要)求停车(但)李某拒不(停)(车)的过程中,(邓)(某)自行跳车导致重伤,李某不应当对(邓)某重伤的后果承担刑事责任。分析具体原因,主(要)有以(下)三(点):

  1.(李)(某)(的)(行)为与邓某的重(伤)结果之间(不)具(有)(刑)法上的因(果)关系。(本)案中,(被)告人(李)(某)(与)被(害)(人)(邓)某(因)(车)(资)(引)发争(吵),(在)(邓)某不支(付)正常车资的情况下,李某说(了)“(送)(你)回始发地不(要)钱”的话并继续开(车),该言行不(足)以(产)生对车(内)的邓某造(成)身体(的)实际(伤)害,也未将(其)身体与生(命)置于(危)险状态,且车内还有(邓)某的朋(友)陈某同(行),(邓)某(并)非处于弱势地位。

  (实)(际)上是(被)害(人)邓某自己的跳(车)行(为)将自己处于危(险)状态,即使邓某处于(醉)酒(状)态,其认识和判断能(力)(在)一定程(度)(上)有(所)降低,但仍可以(预)(见)强行跳车可(能)(会)(造)成(受)伤甚(至)死亡的后果。被(告)人李某(的)(言)(行)并未对(邓)某产生精神(上)的(强)制,被害人可以自(由)选择(跳)车或者不跳车,故被告人李(某)的行为与被害人的重伤结(果)之间不(具)(有)(刑)法上的(因)果关(系)。

  (邓)某(基)于自(由)(意)(思)选择跳(车)并(导)致了重伤的结(果),其应当对自己的行(为)承担责任。

  2.被告人(李)某不具有阻止被害人自行跳车的可能(性)。被告人李某(作)为(一)名出(租)车司(机),其与邓某之(间)形成了承运关系,(其)(对)乘客(负)有(安)(全)保障义(务),但不能(片)面强(调)司机对(乘)客的义务,(而)忽视(了)乘客(亦)负有支付车资(的)(义)务。

  李某(选)(择)(不)停(车)的原因,是因为邓某(不)(支)付车资,并在报警未能有效维护自己(权)益(的)(情)况下(采)取的私力救济行为。(邓)某(通)过(拍)打车窗要求停车未果的情(况)下,(其)打(开)车(门)自行下车,(被)同行的朋友予(以)制止,与(此)同(时)李某亦反(锁)了车门。

  (从)常理来看,在无法打开(车)(门)的(情)况下,(邓)(某)再次跳(车)的(可)能性小。当(邓)某选择从车窗跳车时,(同)(坐)车后(排)(的)陈某(未)发(觉),(却)要求(李)某(在)安全(驾)驶的(同)时,时刻留心邓(某)的行(为)并保障(其)安全,这(种)要求未免太过苛责。在当(时)(的)情况下,李某(难)(以)发现邓某从(车)窗跳车行径而予以制(止),(李)某不应当承担(刑)事(责)任。

  3.认定被(告)人的(行)为不构成犯罪更(符)(合)公众的一(般)心理预期。为了合理明确(刑)法处罚范围,对于涉及罪与非罪、(重)罪与轻罪边缘(的)行(为),应适当结(合)一般人的生活(和)社会常理作(出)判断。被告人的行(为)并未(直)接造成(被)害人(轻)伤(以)上的后果,亦没有(对)身体造成(侵)(害)(的)现实(风)险,甚(至)(与)被(害)人的身(体)都没有(直)(接)(接)触,被告人(有)选择是(否)(跳)车的自由,(对)仅(具)有关(联)性的行为(定)罪(处)理将会扩大(刑)法(的)处(罚)(范)围,压缩社会公众的(自)由空间,无罪处理更能获得社会认同。

【编(辑):(刘)羡】

QQ接单40814138

【编辑:火麻仁瘦肉汤网】